返回首页
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没钱开发VS肆意挥霍,揭秘“穷项目”和“富项目”差距有多大?

2019-06-21

亚里斯多德说过,“那由绝大多数人所共享的事物,却只得到最少的照顾。”

推广

文 | 雪姣  

编辑 | 卢晓明

没钱开发VS肆意挥霍,揭秘“穷项目”和“富项目”差距有多大?

公链最不缺钱,又最缺钱。

6 月 15 日,一则“BCH 开发者 800 个 BCH 都筹不到“的消息令人大跌眼镜。虽然,不久前 Grin 社区也曾出现过类似窘境,但这回是身为 BTC 大太子、市值名列前茅的 BCH。

尽管哭惨后不久开发者获捐的 BCH 就翻倍了,但仍难掩去中心化社区开发者筹资低效、不可持续的处境。

而另一面,开发更为中心化的 EOS 们则有钱“任性”,他们最近才用 3000 万美元为新产品 Voice 买了一个域名。链圈“新贵” TRON 则能一下拿出 20 亿美金大搞生态。

有钱不止能炫富,在开发公链、建设社区上同样占尽先机。近来,区块链世界又有 Facebook 这样的流量巨头杀入,看着这些攻城略地的竞对,BCH 支持者 Cindy 难掩心中焦虑。

“留给去中心化开发团队的时间可能不多了。“Cindy 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

开发者奖励机制缺失的背后,还牵涉到更为复杂的社区治理方式问题。

“PoW 早期的设计缺乏治理方式,这会造成很多的问题。” BCH 昔日开发者、同时也是比特大陆底层开发负责人的姜家志曾表示。

BCH,以及更多缺乏开发者激励机制设计的 PoW 公链,或许需要寻到一条新的出路。

缺钱的公链:800 个 BCH 都不给?

BCH 社区差钱吗?

这个问题在社区内外的人看来,答案都是否定的:BCH 声量非一般币种可比,市值稳居前五。既是 BTC 的大太子,也不乏比特大陆、“比特币耶稣”Roger Ver 等金主支持。

BitMex 的报告显示,光是去年,吴忌寒与澳本聪掀起的算力(烧钱)大战,就花费了 1400 万美元(折合 9600 余万人民币)。不禁让看客直呼 BCH 社区有钱“任性”。

而今,硝烟散尽,BCH 开发者却在筹集 800 个币“遇阻”,出人意料。

这场于 5 月 30 日启动的募捐由 FVNI 联合 Bitcoincash.org 等支持 BCH 的个人和团体发起。FVNI 是一个旨在援助 BCH 开发(者)的非盈利组织。

公告显示,为了支持开发者建立和维护必要的基础设施,从而保持 BCH 的竞争力并为全球应用(主要是支付)做好准备,将在 8 月 1 日前募集到 800 个 BCH(约合 35 万美元)。募捐的收入会放入 BCH 发展基金会(Bitcoincash Development Fund)中。当然,如果捐赠人想捐给特定的开发团队,也可直接向 Bitcoin ABC、Bitcoin Unlimited、BCHD 和 Bcash 这四个主要的团队捐献。

一个半月过去后,Cryptopotato 报道显示,截至 6 月 17 日 中午(UTC),BCH 发展基金会仅筹得了目标额度的 43%(348 个 BCH),相比 IXO 那样额度被秒光的盛景来说,难免显得冷清。

“没有人捐赠,这就是原因。” BCH P2P 钱包开发者 Chris Pacia 颇感绝望。“资金不到位的话, Bitcoin-ABC 的工作会停止,(这样下去的话)BCH 也会趋于死亡。”

“而此次筹集的 800 BCH,仅是针对开发者当前需求的款项。这是第一阶段。 此次活动之后,我们还将寻求稳定的、持续的资金(包括企业资金)支持。在 BCH 发展基金会找到一个长期资金来源之前,恐怕都得靠募捐。”FVNI 联合创始人 David R. Allen 表示。

长期募捐计划刚起步,就被泼冷水了。

但就像 BCH 支持者(也叫 BCHer)想的那样,社区并不缺钱。在看到了 Pacia 们的呼吁之后,筹款在 5 天之内就翻了一倍。截至目前,BCH 发展基金的募捐计划已经达成了 95%。

但这次曲折显露出了 BCH 开发者,乃至更多公链开发者的一种窘境:尽管开发者愿意无偿开发,但发展一条公链并不只是需要几个技术大牛志愿者这么简单。

以太坊就是一个典型例证。

兼职与辍学的开发者:以太坊被“贫穷”拖慢了进度

以太坊的资金来源主要有两个:一个是以太坊基金会,另一个则是以太坊孵化器 ConsenSys。 

以太坊基金会的资金源于 2014 年的那次 1800 万美元 ICO(募集了 31591 个比特币),而 ConsenSys 的资金则来自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 Joe Lubin 的自有资金(他是以太坊众筹期间最大的买家之一)。这两个机构一起,5 年来一直援助以太坊相关技术的开发, 或是扶持建基于其上的应用。

然而,公链开发的艰难超乎预料。

5 年过去了,以太坊发展还未踏入最后攻坚阶段,这两个机构不得不开源节流。从去年底到今年初,ConsenSys 先后被曝出裁员 50%、融资 2 亿美元的动作,可见些端倪。

一边是节衣缩食的基金会,另一边开发者又要赶工程进度,一协调不好就会出问题。

去年 12 月 19 日,以太坊 2.0 客户端的研发人员之一 Preston Van Loon 在回答人们对扩容进度的质疑时表示,“我们最大的分心是,我们仍在全职做其他工作。即使有捐赠,也不足以负担整个团队人员全职工作的薪酬。有些需要更多人手的工作也没法做。”

目前,大约有八个团队在参与以太坊 2.0 的工程,这些团队的人数多在 10 人以内,其中不少是兼职甚至是辍学在参与研发。

虽然好在 V神闻此当即向 Preston Van Loon 所在团队及另外两个团队分别捐赠 1000 个以太坊(大约 10 万美元),但对于他们而言,V神的慷慨解囊仍是杯水车薪。

关于如何为开发者提供资金的,在以太坊社区以辩论数次。有开发者曾问 Preston Van Loon 需多少经费才能弥合开支、提高进度。

Preston Van Loon 回答道:“我认为我们前期可以用 7 个人来进行稳步研发,后期再增至 15 人。目前团队仅有 5 名兼职开发的工程师。这些工程师如果全职工作的话需要 16.5 万美元到 20 万美元的年薪,但我们的捐款仅有 85 万美元(如聘用全职工程师的话仅能维持 1 年),但以太坊 2.0 的实施显然还需要到 2-3 年后。”

Preston Van Loon 不知道在一年后、或是工程进入攻坚期需要更多人手时该何以为继。

Preston Van Loon 的推特签名上书“scale or die(以太坊要么扩容,要么死亡)?”,显示了其对将以太坊升级的决心。但作为只有一身长技的开发者,他没有扩容的资本。

能坚持下来的开发者们,自是技术信仰的。但信仰是坚定的,也是脆弱的。如果别的项目也有类似信仰,而且还有钱,开发者为什么还要留下来?

截至目前,已有以太坊 CTO Gavin Wood,以及早期核心开发者 Charles Hoskinson、Yoichi Hirai、Afri Schoedon 等人离开。

分析人士认为,缺乏充足资金支持、人才流失,是为太坊进展缓慢的重要原因。

如果说 BCH、以太坊的开发者是为下一阶段而忧,那么此前大热的明星项目 Grin 可以说是揭不开锅了。

Grin 是一个基于 Mimblewimble 协议的匿名币,设计机制和比特币有诸多相似之处,如底层协议由匿名人士发布;团队不接受投资;所有 Grin 只能以挖矿的形式获得。这种去中心化和理想主义让 Grin 被冠上“下一代比特币”的美誉。

拨开热闹和炒作,我们可以看到 Grin 连一名全职开发者的薪资都无法支付。去年 9 月份,Grin 主网上线之前,Grin 为当时唯一一名全职开发者寻求捐赠,以提供持续性的工资。

Balance 钱包联合创始人 Richard Burton 曾经转推声援感叹:“即使是 Grin 这样最让人兴奋的区块链项目之一,也无法获得足够的捐助来养活一个全职开发者。这个行业的资本分配真是太恐怖了。

资本不为理想买单,只为回报投入。

如何保证粮草充足?

DAppReview 的创始人牛凤轩曾说过,“公链之争有三大要素,钱、技术和用户。技术之争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但钱却可以立见分晓。”

没有钱,就意味着公链底层技术开发困难,对于上层生态的开发者也毫无吸引力。因此,为了发展、避免开发断粮,公链需要寻找比捐助更有效的方式。

除了一次性大额筹资,有两种模式能为公链带来稳定的“现金流”。

一种是类似于 Dash 和 Zcash 的区块奖励模式。

Dash 和以太坊同时期诞生,但采取了一种可自我造血的集资模式。其规定,挖矿的10% 给达世基金会,如果想对达世社区做贡献,包括开发、运营以及录制视频,都可通过提案申请达世币赞助。我们可以看到其上有个叫 dashninja 的项目,提了 403 个提案,有 84 个在进行。

诞生于 2016 年的 Zcash 亦采取了此种模式,但 Zcash 的创始人给包括自己在内的开发者的待遇,可以说相当优渥了。在项目开始的前 4 年,20% 的区块奖励归Zcash团队(3% Zcash 基金会、2.8% Zcash 公司,14.2% 员工、顾问和创始人)。

就像“白话区块链”总结的,这就和征税一样,国家通过向个体征税获得资金,投入共同的基础设施(比如道路和广场)建设,反哺个体。这些基础设施若交由社会中的个体和某个团体来做,能顺利完成的难度巨大。

还有另一种需要社区成员来共同承担基建成本的方式就是通胀融资模式。

像 PoS 公链的明星项目 Tezos 采用的就是这种模式。Tezos 基金会是支持公链更新的主要机构,其资金不仅来源于 2017 年筹集的 2.32 亿美元的资金,还有 Tezos 的通胀奖励(每年最高 5.5%)。

以太坊上的开源赏金平台 Gitcoin 的创始人 Kevin Owocki 也曾向社区提交过一份改进协议,主旨即是建议以太坊采用通胀筹资(inflation funding)模式,增发以太坊区块奖励,为开发者提供持续的开发资金链。

BCH 如何解去中心化筹资与效率的矛盾?

分散筹资效率低,中心化筹资方式不够“区块链”。

为了追求去中心化——这可能正是 BCH、Grin “自甘贫穷”的原因。

在去年算力战期间,人们会毫不犹豫地将 BCH ABC 团队划入“比特大陆”阵营,或是称之为“比特大陆支持的 ABC”。但 ABC 真的接受吗?

实际上,知密大学发起人、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刘昌用表示,2018 年年初,ABC 团队就在官网募捐,表示需要雇佣开发人员承担初级工作,分担主要开发者压力。比特大陆就此提出捐助,但被 ABC 团队被拒绝了。

“比特大陆当然有钱资助开发者,但是这就相当于开发者在给他们打工,这种做法违背了共识。” BCHer、“行走的翻译 C” Cindy 如是说。

Grin 的核心开发者之一 Michael Cordner 也颇有体会。“我敢肯定,如果我们能告诉投资者如何给他们的投资带来收益,会有很多风投愿意扔一堆钱给我们。但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如果有投资者提供资金,他所能得到的只有我们由衷的感谢 。”

为了打通一条更去中心化的资金通道,2018 年 5 月份,比特大陆的 BCH 开发团队——哥白尼团队曾提出了一种类似于 Dash 和 Zcash 的区块奖励模式。

这个模式被写成提案,需要社区投票来决定要否给予奖励。但彼时的 BCH 社区正处于分叉战火燃起前夜。哥白尼团队提出的提案虽然引发了社区激烈的讨论,但因未获得社区广泛支持,最终搁置。

BCH 哥白尼团队开发者姜家志曾在一次关于《密码货币与社区治理》的演讲中直指 PoW 公链的弊病在于缺乏治理与激励模型:“开发者奖励牵涉社区治理方式问题。PoW 早期的设计缺乏对开发者的激励,这个模型会造成很多的问题……”

这可以看作是一位 PoW 公链开发者的疾呼,身处在突然从 BTC 分叉出来的 BCH 社区中,他们急需建立一个完善的治理制度,来筹措并有有效的管理资金。尤其是现在。

 “通过这次事情(筹款在开始时受挫),大家(BCHers)也意识到去激励去中心化开发者的重要性了。”BCH 支持者 Cindy 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

她还说,“近日 Facebook 也发币了。大家都感觉到,留给去中心化开发团队的时间不多了。”

(我是作者雪姣,区块链、矿业报道/交流可加微信 hxjiapg,劳请备注职务和事由)

原创文章,作者:黄雪姣。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推广

参与讨论

大发一分pk10计划后参与讨论

黄雪姣

资深作者

黄雪姣

交流可加微信 hxjiapg,劳请注明职务与事由。

总文章数: 309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返回首页